抗日战争时期,粮食是重要的战略物资。在严酷的战争环境里,八路军是如何开展后勤工作,保障粮食供应的?从2010年起,山西省长治市黎城县孔家峧村陆续发现、公开了一千多份八路军军粮账单。这些账单,揭开了当年百姓帮助八路军保粮、藏粮、运粮的秘密。

孔家峧村农民郭海波家保存及发现的部分八路军军粮账单孔家峧村农民郭海波家保存及发现的部分八路军军粮账单

  保粮

  “今欠太行军区麦子肆仟斤,孔家峧仓库。”“今收到柏官庄麦子捌石、小米壹石贰斗、苞谷壹石,八路军教导队。”……翻开孔家峧村农民郭海波保存的一千多份八路军账单,绝大多数内容都是记录粮食收支情况的。

  孔家峧村所在的黎城县是抗战时期八路军的重要根据地之一。据长治市委党史研究室专家宋河星介绍,当时郭海波的曾祖父郭建仁是孔家峧村的村干部、牺盟会秘书,也是八路军粮秣会计的经手人。

八路军藏粮于民,这是实行“五户联保”制度时的保粮单八路军藏粮于民,这是实行“五户联保”制度时的保粮单

  时任八路军后勤部副部长的周文龙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抗战时,在根据地,粮食是最重要的战略物资,是带有半货币性质的产品,由于物价不稳定,货币贬值,我们常以粮食作为预决算的计量单位。”

  粮食的重要性使其成为战争时期各方关注的焦点。“每年秋收时节,日军都会组织大规模扫荡,抢夺地里的粮食。”当年在村里担任儿童团团长、91岁的郑明田回忆道,“为了保护劳动成果,老百姓每年秋天都要趁日军来之前抢收粮食。”

  在孔家峧村走访老民宅时,记者发现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有一个大石磨,它们见证了抗战时期村民的保粮经历。

黄草辿村废弃旧宅里的石磨盘黄草辿村废弃旧宅里的石磨盘

  “玉米马上要熟的时候,老百姓就连夜下田抢收。大伙把湿漉漉的玉米粒从棒子上掰下来,铺到火炕上烤干,然后在院子里点起煤油灯,用手推磨把玉米全部磨成面。”郑明田说,“一晚上下来,所有人都累得筋疲力尽。”

  百姓千辛万苦保下来的粮食,支起了八路军抗战的灶。“战争年代粮食短缺,但村民们还是积极地为部队筹款送粮。”郑明田说,“虽然生活艰苦,但知道八路军在为大家战斗,百姓的心里就有了盼头。”

  藏粮

  翻阅账单,记者发现在密密麻麻的字迹里有不少诸如“八路军吉峪部”“襄防司令部”“伦敦工厂”等八路军机关和企业代号。

战时保密需要,八路军一些机构使用“代号”进行登记战时保密需要,八路军一些机构使用“代号”进行登记

  “为破译这些代号,我们曾三上北京请教老八路。”当地红色文学作家赵晚芹说,部分代号已经破译,如129师司令部代号为襄防司令部,冀南银行总行代号为伦敦,新华社代号为教导队等,但仍有一些代号尚未破译。

  “爷爷非常重视对粮食信息的保密工作。我们家有一口大缸,爷爷把账单一张张糊在缸的内壁上,再在缸里堆满木炭等杂物。”郭海波的父亲郭端乐说,“这样做不仅是为保护家人,更是为了保证粮食安全。”

  91岁的黄草辿村村民岳丙法告诉记者,抗战时期,百姓人人家里都藏着八路军的粮食。

  《周文龙回忆录》中有提道,在那时的游击战环境里,政府不能专设粮库集中保管,只好把粮食由各村各户储藏保管,做到村村是兵站,户户是粮仓。

孔家峧村外的藏粮洞遗迹孔家峧村外的藏粮洞遗迹

  黄草辿村距离孔家峧村仅有几公里远,村外的荒山上至今还能找到许多抗战时期百姓建造的粮窖。“日军来扫荡的时候,村民会把家里包括粮食在内的所有物资搬到野外的地窖埋起来,自己则跑到山上躲藏,让敌人什么也找不到。”黎城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孙广兴介绍说,“这样的做法就叫‘空室清野’。”

  “1942年日军搜山时,发现了几个藏粮的窑洞,他们把村民聚集起来逼问,村民没有一个泄密。”岳丙法回忆道,“日军见软的不行,就把当时村长的老娘吊了起来,但无论村长还是村民仍没有一个人告密。”

军粮账单中有八路军总司令部的相关记录军粮账单中有八路军总司令部的相关记录

  据岳丙法回忆,气急败坏的敌人最后烧死了几个村民。“那时候我年纪还小,没记住这些人的名字。”岳丙法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村里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当汉奸。”

  运粮

  记者研究八路军账单发现,一些账单涉及的粮食数额较大,有的单笔达到几千斤。如此大批量的粮食藏运,是如何保证安全的呢?

  探访黄草辿村民居旧宅,记者看到每个院落的地下都有一个地窖,许多地窖一头连着屋内,一头通向院外,就像四通八达的地道。

  “这样的设计主要是为了增加隐蔽性,方便老百姓秘密运输粮食。”孙广兴介绍道。

  黄草辿村背后有座山,山势陡峭,不通道路。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深一脚浅一脚地攀爬近半小时,来到了半山腰一处凸起的石崖下方。一个由砖石围起的平台出现在眼前,石壁下还立着一个巨大的石磨盘。村主任石江贤告诉记者,这里是抗战时期老百姓与八路军交接粮食的中转站。

黄草辿村后山上的军粮中转平台黄草辿村后山上的军粮中转平台

  “八路军要来取粮的时候会提前通知村里,老百姓就趁天黑之前把藏在家中的粮食一袋袋运到山上,堆在山崖下,之后各自回家。”104岁的村民赵河堂回忆说,“第二天一早大家再上山一看,粮食已经被取走了。”

  “那时候大多数人家里都没有骡马,只能靠扁担挑、肩膀扛,在曲折的山路上一步步攀行,把一袋袋粮食运到山上。”石江贤从小就听村里的老人讲述当年的故事,对此已经如数家珍,他说,“那时运粮非常艰难,但我从没听老人们有过抱怨。”

  “再难也是值得的。”岳丙法老人动情地说,“就是因为当年八路军与老百姓的团结与付出,才有最后的胜利。”